作者:林落綜合報道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6-9-14 16:47:13
美國轉基因強制標識塵埃落定

 
是否種植轉基因作物,在很多國家都是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。但在美國,這從來就不是一個問題。
 
根據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(ISAAA)2013年的年報顯示,美國目前仍是全球轉基因作物的領先生產者,種植面積達7010萬公頃,種植作物包括玉米、大豆、棉花、油菜、甜菜、苜蓿、木瓜和南瓜8種,主要轉基因作物的平均采用率均為90%。
 
據美國農業部國家農業統計局(NASS)估計,2014年,轉基因玉米占全美玉米總種植面積的93%,轉基因大豆占大豆總種植面積的94%,轉基因棉花則占棉花總種植面積的96%?傮w而言,在全美所有作物種植面積的3.3億英畝中,大于53.2%的部分都用于種植轉基因作物。
 
然而,在美國,相較于轉基因作物種植上“一邊倒”的態勢,是否該對在售的轉基因食品進行統一標識、讓消費者一目了然,卻一直存在爭議。
 
近日,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的一項有關轉基因食品銷售的法律,總算為這場“戰役”畫上了句號——生產商必須在食品包裝上標注其是否含有轉基因成分。
 
毫無疑問,這將拉開轉基因標識法在全美施行的大幕。
 
“亂象”叢生
 
實際上,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,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(FDA)就確立了轉基因食品與傳統食品“實質等同”的原則——即轉基因食品雖然在生產方法上與傳統食品有所區別,但食品本身卻與后者并無本質不同。
 
2001年,FDA在重新強調這一原則的基礎上,又補充增加了“自愿標識”的規定。也就是說,如果認為有必要,廠商可以自愿對產品進行標識。
 
雖然這種“消極”的監管方式遭到諸多反轉人士的“抱怨”,但是從聯邦層面而言,政府始終堅持認為,要求對與傳統食品沒有任何差別的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識,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。
 
即便官方態度如此,但近年來美國市場上的轉基因標識仍可用“亂象”叢生來描述:有標注“不含轉基因的”(GMO Free),有民間的非轉基因認證項目(Non GMO Project Verified),還有個別州政府“不買賬”,紛紛嘗試為轉基因食品貼上身份標識。
 
這其中既有提案未獲通過的加利福尼亞州和科羅拉多州;也有有條件地通過轉基因標識法案的康涅狄格州和緬因州;更有于2014年成功通過無條件法案,要求為在當地銷售的所有轉基因食品貼上轉基因標識的佛蒙特州。
 
在2016年之前,雖然在州縣的層面上誕生了很多關于轉基因標識的議案,但總體而言,聯邦政府層面并沒有太大進展。事實上,美國消費者似乎也并沒有對標識轉基因食品顯現出太大的關心。
 
國際食品信息委員會2014年5月份發布的《轉基因食品美國消費者調查報告》顯示,目前63%的美國人明確支持FDA的自愿標識政策,反對比例只占19%。而且只有2%的消費者明確表示會避免食用含有轉基因成分的食物。
 
當被問及:“提到食品安全問題,你最擔心的事情是什么”時,只有7%的消費者回答“轉基因”。這一比例比2012年的2%高出了很多,“這主要是受加州是否強制標示轉基因食品公投案的影響”,國際食品信息委員會國際關系副總裁Andy Benson解釋道。
 
貼不貼?貼!
 
主張為轉基因食品打上標識的群體,其基本觀點是消費者應當具備知情權和選擇權,即人們有權知道自己所購買食物的成分,或者有權選擇不購買轉基因食品。
 
但對于這樣的觀點,持反對意見的人并不在少數。
 
“這是反轉團體的策略,他們希望以此造成人們對于轉基因的不信任。”美國食品雜貨制造商協會國際食品法典政策總監Richard D. White這樣表示。
 
這樣的觀點并非沒有道理。倘若特地要求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識,就很容易讓公眾產生誤解,認為轉基因食品與傳統食品確實有所不同,側面推翻了FDA的“實質等同”原則。
 
而眾多反對強制標識的理由中,另外一個就是考慮到成本問題。標識工作勢必會增加檢測、監管等一系列的流程與成本,而這些增加的成本最終都會“落”到消費者身上。
 
可目前的情況是,各州在轉基因食品標識問題上的“各自為政”,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潛在的麻煩——一旦相鄰兩州的相關標準不同,那么跨州銷售的商品可能在越過州際線的一刻從合法變成違法。
 
“我們當然認為不需要標識,因為一來沒必要,二來會增加成本,最終要由消費者買單。”White表示,“但現狀是,現在美國各州在使用不同的標識系統,所以有必要建議FDA統一標識系統。”
 
最終,這一背景還是推動美國邁出了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的一步。
 
7月29日,奧巴馬簽署了一項強制標識轉基因食品的法案。新法要求,食品生產商可自主選擇在包裝上標注轉基因成分的形式,包括文字、符號或由智能手機讀取的二維碼。農業部將利用兩年時間撰寫相關規定,包括說明食品中究竟含有多少成分的“生物工程加工物質”,這一食品才必須標注轉基因成分。
 
即便新法已經板上釘釘,但對于美國消費者是否會因為法律而迎來“新時期”的爭論并未因此而告一段落。加之新法頒布意味著更為嚴格的佛蒙特州的相關法案無效,隨之而來的地方不滿也可想而知。
 
“國會選擇了比我州更為寬松的要求,給食品行業提供了多種逃避透明標識的途徑,這是一種恥辱。”佛蒙特州州長Peter Shumlin說!
 
《科學新聞》 (科學新聞2016年8月刊 農業生物)
發E-mail給:      
| 打印 | 評論 |
赚钱的棋牌回收金币 大龙地产股票最新消 股票发行价格计算公 通化大嘴棋牌手机版 秒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股票怎么看均线图 重庆快乐十分助手苹果版下载 捕鱼达人单机无限金币apk 广东闲来麻将 四肖期期中准一免费118 pk10赛车3码技巧